申请实习证 两公律师考核申请 网上投稿 《上海律师》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律师文化 >> 人文荟萃 >> 人文万象

文娱动态

烽火太行忆左权

日期:2015-05-21     作者:陈光明


左权将军,是我景仰的著名英烈。

左权(19051942),湖南醴陵县人。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,毕业于负有盛名的黄埔一期和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,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文武双全、功勋卓著的一代名将。他出生入死,长期战斗在军事斗争的前线,表现出卓越的指挥才能,是1988年中共中央军委确定的与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等一起被冠以军事家称号的33人之一。毛泽东称其为“两杆子都行的将才”,周恩来赞其“足以为党之模范”。

1942年5月,时任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的左权,在山西辽县指挥八路军总部冲出日军重兵合围的“大扫荡”时,在十字岭战斗中牺牲。”名将陨落,震惊全国,山河失色,大地举哀“。左权是中共在抗日战争中阵亡的最高军事指挥员。19429月,将军牺牲地的辽县正式易名为左权县。

多年来,寻访左权将军战斗和牺牲的地方是我的一个夙愿。

初春的晋中,春寒料峭。4月初的一场雨雪,给久旱的太行山区带来了甘霖。我离开左权县城,汽车沿着蜿蜒纵深的山路进入太行峡谷之中,路况并不好,一路颠簸,但跃入眼帘的林立奇峰,深邃峭谷,雄峻壮观的太行景色,给长途跋涉的我带来了提振,车行45公里,抵达晋冀两省要隘、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的麻田镇。

麻田,巍峨秀丽,潺潺清漳河静静地流淌,两岸百丈峭壁拔地而起,麦田如串串翡翠镶嵌在深谷之中,素有“太行小江南“的美称。沿着镇中心南北主街道的两旁,悬挂着一幅幅的宣传牌,介绍着众多抗战时曾在这里工作、战斗和生活过的老一辈革命家和军事指挥员的肖像和简介。老区淳朴而自然,当天我入住在一户农家,主人安排了楼上一间整洁的房间,拿出崭新的棉被和床单,热情接待远道而来的上海客人。夜晚的山区,远离城市的繁杂和喧嚣,一片清寂和宁静。

抗日战争中,八路军转战太行山。从1940年至1945年,八路军总司令部、中共中央北方局等许多党政军机关驻扎在麻田,成为抗战时期驻扎时间最长的地方。朱德、彭德怀、刘伯承、邓小平、左权、滕代远、罗瑞卿和杨尚昆等曾在这里工作和生活,麻田成了当时华北军事、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的中心。

八路军总部旧址位于麻田镇的南端,这里曾经掌握着半个中国的抗日战场。驻足左权将军生前办公和居住的院内屋落,环视陈设的桌椅、电话、地图、地形模盘和马厩等,可以想象作为时任总部参谋长的左权,谋略指挥,威震敌后,为抗战倾注心血的戎马岁月,感受他的严谨和睿智,儒雅与从容。著名作家刘白羽曾在1942年的纪念文章中写道:“在八路军总指挥部里,左权同志的的确确是最繁忙的人。……”前人曾将朱德、彭德怀、左权这三位亲密战友比喻为最合套的三个齿轮,把华北抗日斗争这样复杂的机器运转的十分灵活。

第二天是清明节,一早打算去左权将军最后牺牲的十字岭祭悼,出乎预想,村民说还有六七十里山路且途险,不通运营车,建议我去路程差不多,但交通比较方便的河北涉县赤岸村的八路军刘邓129师师部旧址参观。我想既然已到了麻田,又值正清明,决定还是去,不要到了此地再留下遗憾,并请他们帮助联系雇了一辆当地的私家车。心灵的向往会很自然地引领脚步去追寻。

小车行进在太行深处陡峭的山路上,一路偶尔相遇一辆小车,遇到险峻路段小车贴着崖壁而上,山路像一条带子缠绕在山峰之间,我一边观察地形,一边遥想当年仗打到这个地方,可见八路军总部在敌寇重兵扫荡、穷追不放时的险恶处境和艰难紧张……前方出现了一小段水泥路,“到了”车主向后稍侧身对我说了声。站在高高的十字岭上,周围静得出奇,满眼群山,逶迤莽莽,渺无人烟,当年战火纷飞、硝烟弥漫的战场,现在格外空旷和肃穆,唯有强劲的山风在疾吹,掀起了我的衣角。山顶上,徐向前元帅题写的“左权将军纪念亭“,翼然翘向蔚蓝的天,亭边的标志碑上刻着”左权将军殉难处“。我虔诚走去,驻足凝视,心情沉重,面向碑亭深深地三鞠躬,以表达深切的景仰和缅怀。战争将人民军队一位杰出的将领永远带离了运筹帷幄的指挥岗位,为了民族,为了掩护生死与共的战友,为了一箱重要文件,他的宝贵生命永恒定格在战死沙场的那一瞬间……

十字岭雄跨冀晋两省,东坡是河北涉县,西坡是山西左权县。我在岭顶眺望四周,东坡上,零星散布着几棵松树,树枝并不粗大,车主走过来,指着其中一棵,告诉我,左权将军就是在这个树旁中弹的。当时战情万分危急,左权在指挥最后一批人员突围时,得知少了一箱文件,立即命令贴身警卫员离开他去抢救文件,突然第一发炮弹袭来,他冲大家喊:卧倒!接着又是第二发炮弹飞来,将军头部、胸部和腿部中弹,仰面倒下,三名党校学员见状,急忙将他抬到现在纪念亭的位置,将军鲜血涂地,壮烈牺牲。我曾无数次地观看过近年热播的电视剧《亮剑》、《八路军》和电影《太行山上》,其中都有左权战斗和牺牲时的片段描述,但当我亲临并置身于这块浸透着烈士鲜血的战地,此时此刻,心灵和思绪却是完全不同于屏幕带给的感受,将军血洒十字岭,将深深印刻在我的心里。痛惜的是,当时左权只要再往西走十来米,过了这岭顶,就是敌军炮弹的死角了。

纪念亭内竖立着高大的纪念碑上刻有“左权将军永垂不朽”八个大字,四周分别碑刻着左权生前战友的悼念诗文,有朱德《吊左权同志在太行山与日寇作战战死于清漳畔》的挽诗:“名将以身殉国家,愿拼热血卫吾华。太行浩气传千古,留得清漳吐血花。”周恩来《左权同志精神不死》的悼文:“左权同志死在壮年,以他的志行才力,经验学识,所能贡献于国家民族,尽力于革命军队者正大。”以及彭德怀敬撰的左权同志生平碑志,刘伯承、邓小平合署撰写的长篇悼文《纪念我们的战友左权同志》和叶剑英《满江红·悼左权同志》的挽诗等,仰读碑文,情深意切,感人肺腑,催人潸然落泪。

一向不善言语的林彪,当年也写过一篇声情并茂的《悼左权同志》:“多少次险恶的战斗,只差一点我们就要同归于尽。好多次我们的司令部投入了混战的漩涡,不但在我们的前方是敌人,在我们的左右后方也发现了敌人,我们曾各亲自拔出手枪向敌人连放,拦阻溃乱的队伍向敌人反扑。子弹、炮弹、炸弹,在我们前后左右纵横乱落,杀声震彻着山谷和原野,炮弹、炸弹的尘土时常在你我的身上,我们屡次从尘土中浓烟里滚了出来……”。

即使到了晚年,刘伯承元帅仍常向身边的人讲述他与左权的生死之交。

左权将军唯一的女儿左太北生于1940年的太行山。1962年,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系读书的她,第一次上了十字岭,来到她敬爱的父亲殉难处,俯身抚摸和亲吻了这块父亲血染的红土。

1942年,十字岭。这是一块承载沉重历史记忆的地方,印记了那个年代民族命运陷入空前危机,八路军指挥中枢面临生死险恶,遭受重大损失的悲壮惨烈之地。虽然那段血与火的历史已渐渐远去,但岁月的伤痕依然清晰。

如同许许多多的英烈一样,左权将军没有活到祖国胜利的这一天,没有在1955年授衔时佩挂上耀眼夺目的将帅金星和勋章,而是带着满身的战火硝烟消失在历史的帷幕后面。他是人民的英雄、民族的脊梁。正如当年朱德总司令写道:“左权同志的这些功绩,是永远不会磨灭的。中华民族,中国人民,中国军事界,千秋万代,将永远崇仰这个模范军人。”

2014年9月,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,国务院公布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、遗址和第一批300名著名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,“左权将军殉难处”和左权名列其中。●

 (作者单位:上海市德尚律师事务所)